转喻与语境:“What’s X doing Y?”构式转喻思维的限制性因素 

本文从认知语用角度,考察具体说话语境对 What’s X doing Y? 构式转喻思维的影响和制约作用。第一,探讨该构式规约地存在转喻思维的语境条件,指出该构式在不知而问的语境下不存在转喻;只有在明知故问,话语目的不是询问信息的语境下才存在转喻。第二,探讨该构式转喻思维两域操作和多域操作的语境条件,指出即使说话人用该...
《外语教学与研究》  2010年 第02期 下载次数(2115)| 被引次数(16)

What’s So Special about China’s Exports? 

Much more than comparative advantage and free markets have been at play in shaping China’s export success. Government policies have helped nurture domestic capa...
《China & World Economy》  2006年 第05期 下载次数(1183)| 被引次数(704)

汉语的“什么”与英语的“what 

汉语的“什么”与英语的“what”都具有指别兼称代的功能,在各自的语言中用以指代未知信息,表达疑问,构成特指疑问句。本文以两词在语法层面上的这一对应性作为对比的共同基础,以对比语言学的一般理论和方法为指导,以结构主义作为描写...
延边大学  硕士论文  2001年 下载次数(980)| 被引次数(10)

汉语“什么”和英语“what”作为疑问代词时的对比研究 

对汉英词或词组的对比分析多出现在汉英对比分析文章中,或较多体现在对外汉语教学语法研究中,后者偏重汉语中词与词之间的细微差异。通过对汉英词之间的比较,可以深刻地反映出两种语言的相似和差异之处。选取“什么”和“what”,首先是因为两者的第一层意思都是指代不确定的事物表疑问,其次因为在其他层面它们又有着很大的差...
南京林业大学  硕士论文  2010年 下载次数(867)| 被引次数(11)

What’s X doing Y”构式的特殊性与一般性及其形式表征体系 

Kay和Fillmore认为,WXDY构式是一个具有特殊句法、语义、与语用功能特征的语言现象,但是和一般(所谓核心)构式之间存在交互关系,是几个构式共同作用的结果,可用统一的形式体系清晰地加以表征。但该范式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尤其成为跨语言(如汉语)的概括性需要研究的具体课题。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07年 第08期 下载次数(574)| 被引次数(9)

汉语“什么”和英语“What”的对比分析 

汉语的“什么”和英语的“what”在各自的语言中都是常用的词语,在语义和用法上,二者有同有异。本文从对外汉语教学的角度出发,对两个词语进行对比分析,揭示出二者之间的相同点和不同点,并根据困难层次模式预测英语为母语者学习“什么”时的学习难度。
《广州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2005年 第03期 下载次数(564)| 被引次数(15)

“什么是X”与“X是什么”汉英语言中的对比分析 

汉语的“什么”用在句中表示疑问时,其英语里的对应形式是“What”,两词都具有指别兼称代的功能,在句中可指代未知而欲知的信息,例如:“什么是X?”跟“What is X?”,两者都属于疑问代词,它们之间具有一定的对应性。但是,在汉语的使用习惯中,人们对“X”作出发问时,除了用“什么是X?”的句式,同时可以用“X是什么?...
清华大学  硕士论文  2004年 下载次数(532)| 被引次数(5)

从心智哲学看汉英感叹句的异同——以“多(么)—”式和how-与what-式感叹句为例 

在意向性选择和调节作用下,汉英感叹句为表征感受质,重点采用语音突显手段,而且在句法、语义与语用上表现出一些共性。不过,由于语用心理和认知倾向上的差异,意向性发挥选择和调节作用也有所不同:汉语感叹句以 顺理 为纲,呈现话题优先特征, 词突显 性尤其显著,且常用意合手段;英语感叹句以 显情 为要,焦点结构化语言性质明显,主...
《外语教学》  2012年 第01期 下载次数(519)| 被引次数(7)

What和Where:视觉背腹侧通路在汉字组块破解过程中连接的变化 

组块破解是指将熟悉的知觉整体或对象分解为其组成部分,再以新的方式组成其他项目.以往对于组块破解的眼动和脑成像研究提示:组块破解具有视觉-空间信息加工的特点,包含 在哪里 和 是什么 两个基本的认知侧面,可能同时激活视觉的背侧(where)和腹侧(what)通路.本研究应用动态因果模型探讨不同难度的汉字组块破解任务对于视...
《中国科学:生命科学》  2010年 第04期 下载次数(469)| 被引次数(9)

主数据管理中的Why,What,How和Who 

主数据管理是基于业务驱动的IT技术协同管理,通过对贯穿主数据全生命周期的关键数据要素的管理,确定和颁布数据标准,建立主数据管理平台,进而建立企业的数据管控能力。主数据管理的需要在与之相适应的组织机构建设,在全局的、系统的高度,用IT技术整合、协调业务部门的主数据管理诉求,将业务管理人员纳入到主数据的管理组织中来,从而才...
《信息系统工程》  2010年 第07期 下载次数(384)| 被引次数(11)

汉语“什么”与英语“What”的对比研究 

特指问句的疑问代词在指代和传达疑问信息方面起着关键性作用。正是如此,一直以来不同流派的研究者对疑问代词都十分关注。至今,学者们为挖掘出这个领域更深层的理论,已经展开了大量的描写和解释工作。西方学者注重对公式和理论架构的研究,期望找出-套缜密的理论框架能够解释所有的语言现象。尽管各类不同的语言有着不同的语法机...
湖南师范大学  硕士论文  2010年 下载次数(343)| 被引次数(4)

关于政府职能改革的几点认识 

当原有的政府职能体系已不再适应市场发展和社会需要的时候,政府职能改革就已经势在必行,其改革的目的在于分清职责、理顺关系、提高效率,不断增强政府的公共服务意识和社会管理能力。本文分析了我国长期以来政府职能转换过程中所存在的阶段性问题,并就如何认识和解决这些问题提出了些许要求和粗浅看法。
《社会科学论坛(学术研究卷)》  2007年 第11期 下载次数(332)| 被引次数(2)

基于视觉系统“What”和“Where”通路的图像显著区域检测 

受神经解剖学和心理学中有关视觉系统研究成果的启发,提出一个新的基于 what 和 where 通路的图像显著区域检测模型.该模型包括显著区发现和显著区转移这两个感知过程,首先通过度量统计特征显著性,找到第一个显著区域和潜在目标,然后计算当前潜在目标的吸引力以确定下一个显著区域及相应的潜在目标,以此循环直到得到整幅图像的...
《模式识别与人工智能》  2006年 第02期 下载次数(296)| 被引次数(19)

What’s So Special about China’s Exports? A Comment 

Dani Rodrik argues that China’s exports are unusually sophisticated for a country at its income level. He also claims that China’s export sophistication reflect...
《China & World Economy》  2007年 第05期 下载次数(263)| 被引次数(26)

基于what和where信息的目标检测方法 

根据视觉系统两条通路理论,提出了一种基于what和where信息的目标检测方法.采用以环境为中心的where信息进行自顶向下的注意控制,指导what信息驱动的自底向上的注意.自顶向下的注意包括预注意和集中注意两个阶段,预注意依据where信息为特定目标出现与否提供先验,做出是否继续搜索的判定.集中注意的结果与what信...
《电子学报》  2007年 第11期 下载次数(249)| 被引次数(18)

共找到相关记录126条123456789下一页